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生职场 查看格言:吴泽武的创业故事

吴泽武的创业故事

 时间:2018-10-30 10:12:01 来源:人生格言 
手机访问本页:请用手机扫描下方二维码(微信、QQ等都可以扫描)

吴泽武的创业故事

今日,蚊子动漫创始人吴武泽向铅笔道宣布,已于今年6月完成天使轮融资,投资方是中汇影视。其种子轮融资完成于去年7月,由漫联集团、正时资本、善缘资本投资120万元。

近一年时间,蚊子动漫坚持创作那些贱贱的蘑菇头表情,每天上新18~45张新表情,日发送量约2亿次(仅腾讯平台)。用于制作表情包的蚊子动漫App下载量为35万。

吴是位游戏迷,很喜欢地下城与勇士,一年时间,他升到60级(满级)之后,偶然看到了《地下城与勇士》动画片,被其中炫酷的打斗深深吸引。

吴本是动漫师出身,觉得韩国人做出这么好玩的游戏,还能出动画片,也就起了要做国产动漫的想法,他期待做出有足够曝光量的IP后,再转去做手游。在他概念里,游戏很能赚钱。

做动漫,选定一个人物设定很重要,在家里,他把想到的都列出来,三国,孙悟空……这些IP都被翻烂了。他突然想起小时候看的电视剧《绝代双骄》,里面有一个恶人谷,谷里的剧情、地图,很符合他的预想。

他像发现了一个世外桃源,兴奋不已。但他马上发现,做一部动画片还需学习太多技能。

投简历,加入动画制作公司,再转去漫画制作公司,1年多的锻炼,他觉得自己技能提升不少。2012年初,他拉上一位朋友,合伙开了家公司——“蚊子动漫”。

吴泽武的创业故事

吴一边接单,一边在业余时间原创。接单是为了生存,那时他的客户有做洗发水的,有做肥皂的,对方有以动画片进行网络的需求。但由于竞争压力过大,接单不稳定,吴停掉了外包接单。

之后,吴与小伙伴专注原创,人物设定是小鱼儿在恶人谷的故事,形式为条漫,一周更一次。坚持了数月,却反馈不佳。

为了多曝光IP形象,吴想到了另外一个办法:上QQ表情。经朋友介绍,吴找到腾讯表情负责人,聊了此事。审核员起初并不欣赏吴的表情,但被其执着打动,便也给了他机会。

做完一套“小鱼儿”表情后,吴发现表情内存大小有问题,上传的QQ表情每张不能超过30K,但一个稍微精彩的表情动作,可能就需要10帧,这 一般已经超出内存,而且吴的表情是人物,会有皮肤、衣服等颜色的加入,这也会增加内存。

反复修改,吴花了3个月时间,终于上线了表情,一周之内下载量达30万,“这个数据并不高(同类平均下载量约100万)。”

同期,吴也加紧制作动画片,人物为小鱼儿,体裁为七夕,内容以搞笑、吐槽改编为主,片长不到3分钟,团队却做了3个月。离七夕还不到2天时,还没配音,这时再联系配音公司已经来不及了,几人便在会议室里,用一部iPhone4进行配音。

《七夕》发在优酷后,点击量为800左右。同时,经朋友引荐,蚊子动漫还和一家叫英赛特的移动电源公司合作,授权形象给对方,但对方反映效果一般。

接下来,吴继续策划中秋节主题的动画,团队花了1个多月,做出了《月光女神》,这集时长多了一倍,角色、台词都增加许多。但点击量没怎么增长,维持在1000左右。

接近过年,经好友提醒,吴得知腾讯刚出了一个叫“微视”的产品,对方要征集一个以春节为主题的动画片,要求以卡通为形象,时常15秒左右,吴觉得可以把此当做一个IP引爆点。

回到办公室后,吴马上动手画动漫分镜,画完之后,找配音公司配音,完成之后,便给腾讯工作人员发了过去。这个视频讲诉了小鱼儿想要上春 晚,而“微视”能帮助他实现这个梦想的故事。令吴大喜的是,视频被选中,最终点击量超过700多万。

过完年回来,吴高高兴兴回来上班,对于2014年,他有一肚子的规划想与同伴说,到了办公室,他刚要说话,对方先开口了,“我今天是来辞职的。”他愣在一旁,没反应过来,对方解释,动漫这一行太累,而且看不到什么前景,想转行。

同伴离开之后,吴身上也没多少钱了。于是他向亲戚借了20几万,又招来2位小伙伴,继续制作动漫。他以Dota为题材,制作了2集,但没啥效果,最后停止。

之后,吴又追随热点,做了一款小苹果、泰国系列,我为装逼代言,突尼斯的神经病。效果也一直不佳。

期间,吴一直在找方法变现。在公关植入这块,他找10个人,被拒绝10次。原因一致:点击量不高。吴想了很多点子出来,甚至投了一家公司简历,先假装面试者身份,再说出产品植入合作的真实意图,均遭到拒绝。

此时,吴借来的钱又烧得差不多了,他把房子抵押出去,贷了20多万。这次他准备动用自己的“杀手锏”——“恶人谷”。“恶人谷”的剧本,吴从13年开始准备。到了2014年8月份,剧本已全部写好。

吴请了一个专业动画师,从第一集开始制作。吴还为恶人谷写了片头曲《我是小鱼儿》、片尾曲《哎呦我去》。上线之后,增长果然不错,累计点击量过50多万。就这样,做到第5集时,又到过年了,而此时,吴又没钱了。“做动画烧钱是最快的。”

几位朋友又给吴凑了20万。新年回来之后,吴准备聚焦恶人谷,但又发现剧情跟不上,观众对此画风已经排斥。同时,两位同事辞职。

要不要继续做这个事情?如果画风提升之后,动画还是可能做好的。只是人手不够,两个人根本做不了动画。

怎么办?吴想到之前做过的“小鱼儿”表情,一些人还觉得不错。于是,吴第二次尝试(小鱼儿表情),“要么粗暴,要么精致。”吴选择了前者,针对90后制作了一套内容搞笑、肢体贱贱的表情,发到朋友圈之后,果不其然,朋友们一致好评。

于是,吴和同伴专注蘑菇头系列,两人每天坚持做9张图,做出之后,再发到QQ、微信、微博。“新浪微博的转发量、评论数量、点赞量都在增加。”

坚持了两三个月,两人累计做出了几千张图。同伴质疑,数量已经足够,是不是没内容做了?吴不这么认为,热点、节假日为主题的表情都可以做。正好当时雷军的一条视频《Are you OK》传得正火,两人便围绕热点又做了一套,发到微博之后,得到10条转发。这让两人觉得有戏。”

一次在QQ群,一个网友聊天时发了一张小鱼儿表情。当时吴在几百个群中,很巧地看到了这张表情,他马上问:“这表情哪来的?”对方说是朋友传来的。同伴也开始反映,身边很多朋友都在用自己的表情。“(聊天)都不打字,全发图了。”

事情发生在7月份,仿佛一切都在好转。但很多人不知道,“蚊子动漫”背后的吴,正值人生低谷。他已拖欠工资、房租近4个月。在预计没钱的前3个月左右,他不断找融资,但对方都表示不感兴趣。在吴的通话记录里的朋友、亲戚,已经没人接他电话了。

这段时间,他一到晚上就特别伤感,觉得一觉醒来,离房租到期又近了一天。曾经一周时间,他一直靠吃好丽友派充饥(好丽友是朋友送的)。

“融到资了没有。”手机突然传来一条微信消息。来自夏霓——漫联集团CEO。他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聊了几句便把BP发了过去,并附:“我还在加班,又没钱吃饭了。”夏霓回复:“饭还是要吃的。”给吴发去一个红包,180元。

夏观察吴有一段时间了,他微笑着说“给你打钱,让我入股吧。”他以为是开玩笑,结果不到一周,钱就到账了。“我也没见过他,他也没见过我。”同时,夏又介绍了正时资本创始人凌霄,吴飞往深圳后,与其聊了不到10分钟,后者就答应追投。

如此,吴获正时资本与漫联集团120万天使投资。

今年11月初,“蚊子动漫”App上线,提供聊天场景中应用的表情包,分为装逼模式和卖萌模式,用户可选已有的表情,也能对表情进行 DIY。除此之外,用户还能在微信、QQ 表情商店找到这些表情包。

目前,“蚊子动漫”表情在微博已有2亿阅读量,“装逼标签”表情2900万。之后,产品会新增真人换脸、表情更人性化、用户评论等功能。

请用微信扫描添加本站公众号(格言网123)

澳门金沙真人娱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