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观后感 查看格言:《金刚经》的影评10篇_观后感_影片观后感_格言网

《金刚经》的影评10篇_观后感_影片观后感_格言网

 时间:2018-05-25 11:05:45 来源:人生格言 
手机访问本页:请用手机扫描下方二维码(微信、QQ等都可以扫描)

《金刚经》的影评10篇

《金刚经》是一部由毕赣执导,陈永忠 / 谢理循主演的一部剧情 / 短片类型的电影,文章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观众的影评,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金刚经》影评(一):《金刚经》评论

对影片的简单猜想

1.影片中区分现实和梦境的是色彩,闪电随后是雷鸣的镜头是彩色的,代表现实,是两个主角杀人后的当晚。其余的全部黑白镜头都是梦境。其中有一个老歪(谢理循 饰)治牙时闪电雷鸣的彩色镜头,可以理解为他牙疼同时在梦中听到了雷声突然惊醒的一瞬。

2.黑白镜头里的梦境中有至少三个时空:

(1)杀人后处理尸体的现实场景在梦中的重现:前一天白天时两人杀死了胸口纹有麒麟,手上戴着从凯里老街买来的表的青年这件事在梦境里的重现。这个梦境只有一个场景,就是在洞边两人把死亡青年的尸体推进沟里,并在岸上用枯叶树枝等东西燃起烟来。这个梦境分成了两段,前一段在牙医治牙闪电雷鸣那一刻转入,着重展现了把尸体推进河里的过程,后一段在临近结尾,着重燃烟的过程。这两段分别是对罪恶行为的展现和对赎罪行为(度亡)的展现。这个梦境中陈升(陈永忠 饰)一言不发而老歪念念叨叨“不要找我”则是对两人心境的区别。而后面燃烟度亡的镜头还暗示了陈升在杀人事件中的主导性质以及他能轻车熟路地运用燃烟度亡这样的动作洗脱自己的负罪感,假如他仍有负罪感的话。

(2)对次日前往荡麦寻找河边刻有金刚经的木桩一事在梦中的预演:陈升与花和尚通话后,次日先乘顺风车到了荡麦。两人在路上恰巧遇见了刚在给狗作度亡的牙医,医牙过程中发现他正是现实中前一天杀的年轻人的父亲,还发现他似乎察觉出了什么但没有明说。随后乘坐木筏前往河边寻找刻着《金刚经》的木桩,木筏上两人还有一番对话。陈升把木桩上的草帽摘下,老歪把小刀插在木桩上唱歌,随后草帽被扔在木筏上,两人乘木筏回程。这个梦境也分为陈升主导的和老歪主导的两个时空,或说是两层时空。

i.首先前往荡麦这件事就是对现实中的那通电话的直接映射,在梦境中经历了一遍次日到木桩去见花和尚的过程。而且这个梦境在水上的几个镜头的顺序几乎是颠倒的,开头的船头那顶草帽应该是在回程的船上,而结尾处没有草帽的船头才是刚上船去找木桩的时候。这层时空中,草帽可能是花和尚的象征,见到木桩时就见到了跟他们约定在那里见面的花和尚,梦里不见真人,用草帽做了替身。同时草帽也暗示那一笔尾款,在木筏上来回于河上下游时,有无草帽在船头就表示有无携带那一笔钱,这可以用来标记这一层时空中的时间线索。

ii.在上面这层时空中,穿插着另一层时空,时间是在现实世界的若干日子之后,主要在荡麦两人途经田野进入的那个村中的场景,两人在路上恰巧遇见了在给狗作度亡的牙医,给老歪医牙过程中两人意识到此人正是他们在现实世界中前一日杀的年轻人的父亲,还发现他似乎察觉出了什么但又没有明说。从开头打电话时背景里的狗叫声可以串起牙医给狗作度亡的细节:现实中的狗对应到梦境中的某个未来时间中另一只狗的死亡。这一层时空中呈现了老歪的两个个人障碍:牙疼和杀人的负罪感。牙疼让老歪梦到了牙医,杀人的负罪感让梦中的牙医成了死者的父亲。由此也可以接上一段,倒过来论证i.层的梦中,两人在木筏上的对话,本应有强烈负罪感的老歪为何在说起去抢妓女钱的事情时那么轻松,其实这就是陈升自己的经历、体验和感想,借由梦中老歪的口说了出来——这可以说是在梦境中对自我实现了一次将本体剥离出来成为客体的过程。

(先写这么多,待补充:度亡符号、音画分析等等)

《金刚经》影评(二):被审视的观众

理应在结尾出现于船头的帽子出现在了开头,使得结尾在某种程度上昭示着另一个开始。这不是全片唯一一处让人不好理解的地方。按照惯常的逻辑,杀人这一行为理当在两个男人前往荡麦村之前刚刚发生,但据老人的回忆推断,儿子的死却不是近来之事。同样,两人同船而坐回忆往事的画面穿插在离开村子与到达河岸之间,而这一镜头更有可能出现在开头或结尾。这些反常不该被视为一种逻辑混乱,而是应当看成导演的精心设计,目的是让观影变成一种更具可能性和解释性的行为。

要更多地去理解这番用意,可以先来捋下故事的脉络。根据开头船上的通话推断,故事的时间线如下:杀人-坐船-乘车-进村-见死者父亲-离开-到达刻有金刚经立柱的河岸-唱歌。实际呈现的影像基本上也按此逻辑安排,除了在死者家里闪回到山洞里杀人灭尸的场景以及开头我们提及的反常之处。导演完成这一线索的排布,并能让观影产生更多可能性借助于两个道具:牙痛与手表。

车上老歪的牙痛引出了凶杀的器具--一把小刀(小歪的杀手身份)--小歪用它的刀面来当镜子使;同时,牙痛也引出死者父亲的这一关键人物(小歪手上戴的手表让老人想起儿子的死,愤而打了小歪一巴掌),他乡村郎中的身份遂被自然引出(见死者遗照背后墙上的贴字)。小刀--牙痛--死者父亲--手表--被杀的儿子--小刀,这一循环通过牙痛和手表这两个道具被完整关联起来,从而消解了巧合性(比如为何如此凑巧,两人在村里遇到的恰是死者父亲,而不是别人)。

将杀手自然而然地引进被害者家庭,除了能产生戏剧冲突,还能引发罪恶感,而这,看起来像极了命运的安排。联想一下短片标题“金刚经”和在结尾出现于立柱上的经文,便能明白导演此一用意。命运外化为影片开头打来电话的那个叫“花和尚”的声音(名字也有佛教寓意):让两个男人去杀人,让他们见到死者生父,让他们跌入道德深渊。而这位叫“花和尚”的人物听起来更像是导演本人,毕竟是他,一直在用影像审视着观众。

《金刚经》影评(三):毕赣《金刚经》诗歌

毕赣《金刚经》诗歌

荡麦的公路被熄火延长

The roads of Dangmai is prolonged because of the flameout of the car

风经过汽车后备箱

The wind sweeps around the trunk

人们在木楼里行歌坐月

ome people is watching moon and singing song in a wood house

机器伴随着机器的光

The machine is polishing

我花了很长的时间分辨出痛苦不同于汽油

I have spent a long time differing the pain from the gas

它可以沉入河流底部

The gas could wind to river floor

但我希望痛苦能够挥发

While I wish the pain to be unleashed

花香无法加重花香潜入水底

The fragrance which can’t increase its weight can’t float down to the bottom of water

记忆却覆盖记忆飘在了身体的表面

The memory which has renewed itself is drifting within the body

人类代替人类掌管家园

Men replacing men control the world

地狱颠覆地狱成为天堂

Hell subverting hell becomes the heaven

忍耐,被困在花心和尚的胸口

The trapped monk is enduring

执着盘腿的上方

He is persisting and sitting cross legged

投下蜿蜒数千公里的眩晕感

The sense of dizziness hit him overwelmingly

焦虑,女人的胡须长满山坡

It is because of anxiety that the beard of women has covered the hillside

蜡染鲜花,捂住流水的微笑

The batik of flowers have eclipsed the smile of water

声音当作圈养的白兔关进竹笼

The murmuring of water has ended as the rabbit has been locked in the bamboo cages

痛苦,举着鲜艳的误会赶赴行程

The pain of life has sped up with the cover of the bright misunderstanding

同路人畏惧蛇摆动的尾巴

The fellow travelers are scared of dazzling viper

冷血的体温将它融化

He has been wrapped up by the cold blood

虚脱,水井与月光的交欢

The intercourse between the well and the moon has been exhausted man

又是孤傲的败军撤退水蒸气

The arrogance of the defeated army has vapored the air

野外的时钟修炼成了摆渡人

The wild clock has been ticking all the time

混乱,观看结果的树子和夏夜

The trees with fruits and the Midsummer night have witnessed the chaos

降落了许多故事无法挑选

The destiny can’t be changed and should be accepted by man

深色的梦飞过或者没来

The dream in the midnight has passed away or it has never strolled around

死亡,黑暗犹如掉落的速度

Dying, the darkness was like falling speed

阅读周围斑斓的石头

It touched the colorful stones and merged itself

娴熟的盛满毒酒

The darkness was full of the poisonous wine

消失,凭着比鸟儿更轻巧的骨骼

With the lighter skeleton than that of bird

追赶一条痉挛的公路

It dispersed along with the winded road

生活在平静的河水里

When you live with the tranquil river

就像农夫安心醉于回家的马路

It is like the farmer went home with the peaceful mood

吊在树上的鞋是路人的捉弄

The passerby plays the trick of hanging shoes on the trees

白天放生哀鸣的动物

The animals are wailing in the day

夜晚将星空收入囊中

tars are twinkling in the darkness

温顺的心脏经常被琐事击中

The trivial always hovers over the peaceful mind

有时生活在草丛里

When you live with the grasses

听见魂魄之间的对话

You can hear the conversation between the souls

巧妙地避开人们敞开的胸怀

It can avoid the typical mind of people

如同站在汽车门口

Just as standing beside the car

看它四个轮子匀和的转动

Looking at its four wheels smoothly running

生活在遥远的山上

When you live in the distance mountain

和相处的几户人家修建鱼塘

You can work with the neighbors to build fish ponds

将回光转移到梦境里的酒杯

The glass could bring you to the dream

随着蝴蝶的频率起飞

With the fly of butterflies

生活在天空的一次停顿

Life has stopped his step in the sky

世界依靠衰老维持平凡

The world keeps its routine with the birth and death

目睹了一切的律动

When you see the running of the world

经历了游荡的人群

When you taste the life

我走在其中

You could find that you are one of the common

以沉重的呼吸配合步调

You are walking with the heavy breathing

《金刚经》影评(四):轮回,因果,和梦想

金刚经这个短片讲的还是很深刻的,有佛教里的轮回(开头出现的帽子和片尾的帽子)因果(去拿钱的时候遇到了死者的父亲) 梦想(杀人犯唱起歌对着木桩和荒野完成青年时的梦想,实现不了的梦想) 花和尚从来没有出现,似乎导演就是花和尚,让他们去杀人,去拿钱,去遭遇死者的父亲,完成内心的救赎,当然,最后没有拿到钱 坐船有渡人的意思,佛渡众人,那个划船的人就是佛,他一言不发,听着他们讲人世间扯不清的罪恶,和梦想欲望(一个人说想当辉煌的歌星,喜欢掌声,这就是欲望) 河的水面就像是一个镜子,可以看见真实的自己。 残忍暴戾的人也有平凡的梦想,希望获得粉丝的肯定,陈升总是给别人点烟,看起来很随和,背面却为了钱杀人抛尸,这就是普罗大众的底色,人性就是如此丑陋贪婪,又被困在无奈的生活之中,一切都在轮回 木桩上的红色也是血的颜色,或者红尘俗世,就像白先勇在十三邀说的,宝玉披着一袭红袍出家了。 影片黑白色调,因为黑白色是人生毫无意义的底色。也可以说是白昼与黑夜的不断轮回,永不停息

《金刚经》影评(五):毕赣的诗

荡麦的公路被熄火延长

风经过汽车后备箱

人们在木楼里行歌坐月

机器伴随着机器的光

我花了很长的时间分辨出痛苦不同于汽油

它可以沉入河流底部

但我希望痛苦能够挥发

花香无法加重花香潜入水底

记忆却覆盖记忆飘在了身体的表面

人类代替人类掌管家园

地狱颠覆地狱成为天堂

焦虑,女人的胡须长满山坡

蜡染鲜花,捂住流水的微笑

声音当作圈养的白兔关进竹笼

痛苦,举着鲜艳的误会赶赴行程

同路人畏惧毒蛇摆动的尾巴

冷血的体温将它融化

虚脱,水井与月亮的交欢

又是孤傲的败军撤退水蒸气

野外的时钟修炼成了摆渡人

混乱,观看结果的树子和夏夜

降落了许多故事无法挑选

深色的梦飞过或者没来

死亡,黑暗犹如掉落的速度

阅读周围斑斓的石头

娴熟的盛满毒酒

消失,凭着比鸟儿更轻巧的骨骼

追赶一条痉挛的公路

生活在平静的河水里

就像农夫安心醉于回家的马路

吊在树上的鞋是路人的捉弄

白天放生哀鸣的动物

夜晚将星空收入囊中

温顺的心脏经常被琐事击中

有时生活在草丛里

听见魂魄之间的对话

巧妙地避开人们敞开的胸怀

如同站在汽车门口

看它四个轮子匀和的转动

生活在遥远的山上

和相处的几户人家修建鱼塘

将回光转移到梦境里的酒杯

随着蝴蝶的频率起飞

生活在天空第一次停顿

世界依靠衰老维持平凡

目睹了一切的律动

经历了游荡的人群

我走在其中

以沉重的呼吸配合步调

《金刚经》影评(六):六段诗歌

荡麦的公路被熄火延长

风经过汽车后备箱

人们在木楼里行歌坐月

机器伴随着机器的光

我花了很长的时间分辨出痛苦不同于汽油

它可以沉入河流底部

但我希望痛苦能够挥发

花香无法加重花香潜入水底

记忆却覆盖记忆飘在了身体的表面

人类代替人类掌管家园

地狱颠覆地狱成为天堂

忍耐,被困在花心和尚的胸口

执着盘腿的上方

投下蜿蜒数千公里的眩晕感

焦虑,女人的胡须长满山坡

蜡染鲜花,捂住流水的微笑

声音当作圈养的白兔关进竹笼

痛苦,举着鲜艳的舞会赶赴行程

同路人畏惧毒蛇摆动的尾巴

冷血的体温将它融化

虚脱,水井与月光的交欢

又是孤傲的败军撤退水蒸气

野外的时钟修炼成了摆渡人

混乱观看结果的树子和夏夜

降落了许多故事无法挑选

深色的梦飞过或者没来

死亡,黑暗犹如掉落的速度

阅读周围斑斓的石头

娴熟的盛满毒酒

消失,凭着比鸟儿更轻巧的骨骼

追赶一条痉挛的公路

生活在平静的河水里

就像在农夫安心醉于回家的马路

吊在树上的鞋是路人的捉弄

白天放生哀鸣的动物

夜晚将星空收入囊中

温顺的心脏经常被琐事击中

有时生活在草丛里

听见魂魄之间的对话

巧妙地避开人们敞开的胸怀

如同站在汽车门口

看它四个轮子匀和的转动

生活在遥远的山上

和相处的几户人家修建鱼塘

将回光转移到梦境里的酒杯

随着蝴蝶的频率起飞

生活在天空的一次停顿

世界依靠衰老维持平凡

目睹了一切的律动

经历了游荡的人群

我走在其中

以沉重的呼吸配合步调

《金刚经》影评(七):“凭着比鸟儿更轻巧的骨骼,追赶一条痉挛的公路”

——毕赣电影《金刚经》的一些个人解读 电影叙事顺序: 黑夜(雨声,闪电,狗吠)——船上(帽子,绳,杆)——货车(车后陈升与两人相对,先是透过后窗拍摄,两人特写,拿出刀子(喻示杀人犯))——荡麦村(麦田与吟诵金刚经的声音,鸟鸣,)——过渡(陈升的诗朗诵)—村里,老人给狗超度,手表,指路十一点,三叉神经痛(闪电),蜘蛛网——过渡(陈升诗朗诵)——老人家里(老歪先玩铃铛,(陈升)先通过大门边看反光镜看到老人治病过程,后站在窗外,痛(闪电))——溪边(杀人后的毁尸灭迹),水汽的烟雾——过渡(诗朗诵与金刚经超度)——老人家里(手表,佛珠,老人阐释自己儿子的死)——过渡(诗朗诵)——船上(谈话)——过渡(诗朗诵)——岸边(刻有金刚经木桩,帽子,刀插木桩上唱歌)——诗朗诵河水声音配乐,唱歌,歌声逐渐被盖过消失,最后吟诵金刚经的声音,并回回到电影第一个场景 故事的时间顺序: 花和尚让陈升和老歪杀了那个老人的儿子——在船上,花和尚在电话里叫他们去荡麦村的荡麦河边找一颗刻有《金刚经》的木桩上等他——陈升和老歪搭顺风车到荡麦村——在荡麦村遇到一个老人家在给狗超度,老歪去问路,老人家看了他的表说十一点钟方向,老歪突然牙痛,老人家带他们去家里给老歪治,之后,老人家吸着烟说老歪的表和他一个礼拜前死在一个洞边的儿子的表一模一样——在船上,老歪和陈升谈话(这里存在两种可能,第一种,这里与电影开头在船上是同一个场景,此时老歪和陈升还并未到达荡麦村,那么与接下来在有刻有金刚经木桩的岸边的这个电影就没有逻辑关系;第二种,在船上与花和尚打电话的时候,是陈升与老歪杀了人之后,进入荡麦村之前,而这里在船上的老歪与陈升对话的场景是,离开老人家或者说问完路之后,找到木桩之前,如果按第二种的解释,那么这里的衔接就是按时间顺序的叙事。我更倾向于后一种)——岸边等待,找到刻有金刚经的木桩,老歪把插在木桩上的刀子当做话筒唱歌 黑白片,诗朗诵

缓慢的静态的叙事镜头(船上,货车上,岸边,荡麦村边)

多角度的人物镜头(货车的后窗上,老人家的反光镜等)

丰富的声音(雷鸣,雨声,现代诗朗诵,念金刚经,铃铛声,鸟鸣,流水声,歌唱声,鼓掌声等) 刀 开头,当老歪在出租车拿出刀子摸了摸脸,喻示着他的身份——杀人犯。最后,在岸边这个场景(带着帽子的那个木桩象征着就是一个人),老歪问陈升刻在木桩上的金刚经上的一句话“凡所有相皆虚妄”是什么意思,升哥说意思可能是埋在这里的不管是山山水水或者小动物什么的,等到风吹过就能得到超度。老歪觉得有点恐怖,于是陈升把木桩帽子拿来戴在自己的头上,并把刀插在木桩上(刀插木桩象征着杀人,杀人之后,把帽子戴在自己的头上,陈升也变成另一个被杀者,谋杀犯可能是时间,或者其他人)。刀插在木桩上就像一个话筒,升哥叫老歪唱首歌(老歪在船上说过自己的理想是歌手),这里变成一个舞台。 闪电 在船上的闪电——杀人 问路时的闪电——牙痛(在被杀者的父亲面前,这同时也是一种道德审判) 拔牙时的闪电——回忆毁尸灭迹的过程 最后的闪电——电影结束,回到电影的开头 手表 在老歪问路时,手表变成一种阐释空间工具,指针代表着方向,被杀者的父亲说,“十一点”,这个十一点,既表明了方向,也暗示了时间。在这里,这个手表呈现了时间,又表达了空间(宇宙)。 治完牙痛之后,老人家说他一个礼拜前被杀的儿子有一块同样的手表。这个巧合,由被杀者父亲的回忆所引发,并对这两人进行道德上的审判。这个偶然,也让这个完美的杀人事件的裂开了一丝缝隙。这个偶然,也是导演刻意让这部电影,裂开一个小口(高潮部分)。透过这丝缝隙我们才能看见导演真正想要述说的(这个“看见”因人而异)。

《金刚经》影评(八):凡所有相,皆是虛妄

不打分因爲不甚解。

(非電影專業人士,不懂運鏡、構圖等技藝含金量。僅僅從意思層面談一些感受)

金剛經篇名其來有自,取金剛至堅至利“能斷”之意。要斷的是無始劫來的習氣、無明。片中兩位殺人犯麻木不仁,世俗法的制約對他們而言毫無意義,遑論佛法中的自覺覺他。在船上輕閑地談論搶蠻錢、打劫夜店妓女、受雇殺人,完全就像正常人談論日常工作一樣。斷人喉管的凶器插在斷無明的刻著金剛經的木樁上,變成了話筒,罪犯做起年輕時的夢,真誠投入地唱起伍佰的一首歌。那麽認真地無知著自己的無明。

佛渡有緣人。但對無緣之人,依然有著慈悲。全片從頭至尾沒有評判沒有譴責,鏡頭衹是默默記錄。黑白影像,素山靜水,卻又無比清晰,充滿詩意。看得到beauty和virtue的分離。甚至,導演的“無爲”達到了這樣的程度:鏡頭語言的敘述毫無時間順序。不曉得坐車、乘船、看牙、山洞殺人、孰先孰后。它衹是講述情節,任你去重組故事。

想起之前讀到Sabina Knight教授關於文學中時間的論述。Sideshadowing的理論似乎在這部短片里活了起來。平常讀故事/小説,其實結局早已寫定,我們在讀的過程中,一廂情願地讀下去,想知道故事情節的走向,那個走向在我們閲讀過程中是未知的將來時,事實上是作者早已截取、存封起來的一段時間,是大局已定的過去時。這是Backshadowing (作者站在比讀者前面的時空,設計好了一切,讀者衹是跟著作者的故事走). 與此相近的是Foreshadowing, 因爲那段時空是固定的被截取的選擇的,因爲結局的早已寫定,被利用起來去呼應前面發生的種種,以獲得某種意義,這是解構主義批評的一大死穴,就是對歷史的書寫是teleological,progressive, lineal的,在power relation中誰勝出誰就有話語權,就得以書寫最後的結局,一切從那個結局回溯到過去,對過去的書寫以服務那個最終的結局/贏家爲目標。是一種帶有操控性質的倒敘。

但歷史的真實,或者説,時間的真相是怎麽樣的呢?Time is pluralism.時間是空間性的,蕪雜的,多角度不同事件同時發生,從不同人的視角現實各不相同。絕對不是歷史書里那樣理所當然分階段有順序,有意義。Sideshadowing就是摒棄那個time frame, 多角度,多綫索,同時進行,無始無終。不居高臨下地隱藏一個真相,衹是告訴你各自有各自的真相。

看到頁面下面的評論,對短片毀譽不一。詬病之處大部分似乎是“看不懂,導演故作高深。”這是不是因爲我們習慣了去預設導演高高在上類似上帝一般的存在,謀篇劃局設計好了一切,剩下的交給我們去苦苦揣摩、去make sense, 去靠近他的深意?也許這才是真相:太多自覺“明了”的仍然是“不悟”的,他們認爲看到了真相,其實衹是極盡他們六根所能看到的相。而這裏導演的模棱兩可、不置可否,是不是可以理解爲他的寬容,他的開放,他在踐行pluralism?你囿于你的六根、你的證量、你的見地,所能看到、理解的是那麽多,我看到的是那麽多,他看到的是那麽多。每個人都不一樣,但是沒有誰對誰錯。導演自然有他的角度,但他的不是唯一的,更無所謂正確。正如短片臺詞中引用經中一句“凡所有相,皆是虛妄” 都是Illusion而已(提筆至此,好奇經文的觀點是不是relativism……同時突然對芥川龍之介以及黑澤明肅然起敬,理解了《羅生門》在電影藝術史上的難能可貴)。

我不覺得導演故作高深,相反,我看到了他對觀衆的尊重。

(P.S. 短評允許不打分,寫不完開始長評,必須得打分。好吧,那我選“推薦”)

《金刚经》影评(九):善恶本相生,你我皆路人

镜头没有立场

大量的俯视镜头和过肩镜头让我想起了马克斯苏萨克的《偷书贼》,用死神的口吻来讲故事。或许站得高,看得远,看得全,看得客观吧。短片的镜头站在上帝视角记录着每一个人,一切显得那么与镜头无关,冰冷冷的看着有人谋杀,有人被杀,有人失去儿子,有人唱歌,有人诵经。站在一个远高于故事本身的地方进行叙述,作者用最大的诚意给观众最大的自由选择你想要为之辩护的一方。长时间俯瞰停顿的镜头让故事慢下来,让观众慢下来去思考自己的立场。有人心疼老父亲丧子,有人会痛恨杀人者,有人觉得出钱买凶的人才是罪魁祸首…… 这是一个成熟的作者该有的态度和胸怀,世间哪有什么对与错,无非是立场不同罢了。用动态影像记录故事,然后和观众分享故事,至于观众站在哪里,这便不在记录者的工作范畴内了。

我也没有立场

开头即结局: 人已杀,领钱收工了。

故事是这样的,他们杀了人,连死者身上唯一值点钱的手表都要剥下来占为己有,杀人还要占尽便宜,让人有些恨得牙痒痒。云淡风轻的聊着抢劫,找小姐,这些游走在法律和社会正义道德价值观边缘的行为,在小歪的语气里似乎还带着些许炫耀的意味。小歪和升哥就是赤裸裸的荒诞,愚昧,邪恶的社会败类形象,对于生命的漠视,对于自己杀人行为的冷漠,大概是应该下地狱的。

他们杀了人,我却恨不起来。

但短片中的两处插叙是这样的: 杀人时淡淡的一句“我也是收钱办事,别来找我”;谋杀后在洞口放烟,让过路人尽早发尸体。准备行凶前,托货车司机拜佛时也帮他们拜拜;行凶前变感觉脸通;升哥在湖边的木桩上刻了《金刚经》;小歪以刀为麦,在《金刚经》前唱歌。本性中掠过的支离破碎的善良缓解了我对他们恨。对于杀人,他们是怕的;对于生命,他们还是敬畏的。我不经为他们的”恶“开始找借口:生活所迫?社会黑暗?

一般人犯错后,有两个选择:一是赶紧给自己找一个看似合理的借口以缓解自我审批,二是借助某种外界神秘力量去弥补错误。人类天性里的对于神圣宗教力量的敬意和畏惧让他们找到了一个可以为自己忏悔的途径:诵经,拜佛。

他们水路进,水路出,水里行凶,似乎暗示着“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天下水路皆相同,水是“善”的,也是能包容“恶”的。

善恶交融相生,沉入水底,谁能单单捞起其一呢。

平静的旁白念着诗,谁还不想追寻个诗和远方呢。

《金刚经》影评(十):人性?

人性的救赎?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阴影面,只有正视它才是真正的救赎。在《金刚经》里,他们二人为钱杀死了一个跟自己毫无相干的人,这在生活中不也经常有嘛,为了自己的利益,呵! 最后还是会遇到那个自己不想面对的人,或许是与‘死者’相关,或许就是湖面中的自己。《麦德姆》中姜戈这个人物,其实也是个阴影面特浓厚的底层人物,没有及时认识自己,正视自己,而不断做出一系列任性感性的过失,其实存在就有他的合理性,不敢相信的事情也却有发生的,一昧的去证实,去寻找也是白搭。不过好在《金刚经》中把这些所谓的现象都形象化了,简单又复杂,令人发思,而《麦德姆》则是用大长镜头和写实的剧情延展来刻画人物的性格,以此进行对戏剧的升华,比较耐人回味。

请用微信扫描添加本站公众号(格言网123)

澳门金沙真人娱乐网站